》堆个巍澜相关的段子楼。就..打个cp tag了。

》偏原著向。不走剧版相关路线。

》很ooc,真的非常ooc。


至少不是现在。

赵云澜愣愣地凝视了沈巍半晌,遽然回想起对面站着的是日后愿意同他相度余生的人——或者说,就单只是他自己的余生。不过这不重要,他不在意这类鸡毛蒜皮的小事。反正只要见了沈巍,他心里头那些慌乱的、无厘头的荒诞与烦躁就消失得无影无踪,方才对部下虚情假意的火冒三丈也被生生吃进肚,徒留一副如沐春风般的笑,连眼神也慢慢软了几分。

林静抬手推了把被训到不敢哆嗦的郭长城让其回神,略显嫌弃似的往后退了几步以避开不远那头漫过来的暧昧气氛,觉着自个儿省去了到戏剧院的...

2018-10-26

—Slid—

-Top Half-


咖啡,三明治。这是他的早餐。


—SLID—

S-Sentiment

L-Light

I-Illusion

D-Data

Slid-Slide的过去式和过去分词。其有一释义为“不知不觉陷入”。

(解释摘自网易有道词典)


》龙兔向。极为我流。ooc非常、非常严重。

》洗脑私设有。请务必注意避雷。

》风格杂乱不堪,混合着三月的我与九月的我,因而吃起来就像夹生的米饭。

》きのこ帝国-退屈しのぎ。

》再次预警。含有我流洗脑黑兔成分。请注意避雷。

   可以接受的话...

2018-09-18

那是我为你唱响的赞美歌。

2018-07-27

解读。

首先具有IF前提。
IF  剧场黑龙确实是洗脑龙,并且也和国民一样被植入了歼灭build的思想。

“英雄游戏”对应原著里evolt对兔所说。
“守护东都什么的,只不是幻想。你只不过在扮演一位正义的英雄。只不过在玩假面骑士过家家而已。”

“有些正义只是换了种方式存在的恶。”
以这句话为前提。想要把build消灭掉的人把自己放在了他们所认为的正义的地位。
那么他们的对立面——假面骑士build,也就是桐生战兔。对他们来说就是虚假的正义。自称是英雄,其实反而在实施毁灭。

剧场中心是全民为敌。
也就是说兔是在孤身作战的(应该。

有一句话叫“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”。
鱼有个去除内脏的方式,...

2018-06-27

分明该是自己将他从这虚假之中解放,迫使他放弃无谓的英雄游戏,用这双眼睛看清周围大众的眼神,像是刀俎间挣扎着意图逃离的鱼肉,最终被刽子手碾住尾部接受千刀万剐,剔除一身碍食的白骨,塑料物大义凛然自口部钻进幽深肮脏的内里,逆时针打着转搅浑原先的整齐洁净,死亡压得他窒息动弹不得,难以抗拒的强烈疼痛欢呼着切断仅剩的一根清晰理智。

本应如此。

然而混沌遮覆他的视线,夹杂着尖利刺耳到足够震疼耳膜的鸣声。窃取无价之宝的恶者扯着嗓子撕心裂肺,冰冷的器具被其有意识地置于身后,一心顾着拨开纷乱混杂的黑线朝他摊开满手的光,甚至要把这团柔和送进他的怀里。万丈龙我只能疲惫又模糊地思考着,在凌乱的压抑之中看清了圣者的面...

2018-06-27

BGM-和楽器バンド-オキノタユウ。

等他意识到的时候,玻璃制的窗面已经覆了满满一层的薄霜,日光的温热使得角落的星星点点开始融化渗开,水珠慢悠悠滚落着趴在檐角欲滴未滴。浩荡海风游刃有余地灌进衣领,于他身上轻佻地落了几个吻,亲昵缠绕乃至冲上四肢开始回转舞跃,旋即嬉笑着掠夺走了几分暖意,算是作为观赏完表演的一笔小小的费用。

从漫长混乱的战争里逃脱,遍体鳞伤地跌入自点滴腾升构建重铸的日常。秋风萧瑟着吹散一地的落叶,伴随浪涛澎湃与候鸟衔枝成群的拜别,他迎来了人生的第二个——也是第二十七个秋季。

有负它优雅整洁的外表,Nascita乘着未知的力量将自己钳入灰白的建筑物,犹如一身炽热的走兽钻进无尽的...

2018-06-19

剧场预告片段妄想。
附梗题。想要抓住你的手。

如果万丈龙我是鸟,那他又是什么呢。

皮革减缓了大部分的冲击,却依旧无法抵挡残余的力暧昧地伏在身上,推搡着致使他连着后退十步。本身于战斗前夕他早就未剩下来多少行动力,大众群聚奔涌着仿若吞噬城镇的洪流,压得他几近喘不过气,来不及小作歇息便又是一场暴雨的兴风作浪。

更何况至亲的眼神杀得他伤痕累累,在要害处适时来了剧痛的一刀。

不可否认,话语的力量一向强而有力,凭借只字片语就能让他从救世的圣者罩上一个穷凶极恶的罪名——哪怕他实际从未承认自己担当得起这样一个虚无缥缈的名号。简而言之,现下所有的征兆都表明他处于一个极其不利的地位。在桐生战兔贯有的印象里,...

2018-06-16

剧场预告片段妄想。

雨淅淅沥沥得积成了池塘。

他就仰卧在这浅浅的池子里,坚实的池底支撑着他大口吞食着泥泞、且混有雨水特有气息的空气,再挤压出肺部黏着的不幸,像是刚从万流奔涌中逃脱的将近溺水的人。

流动的透明液体诱引赤色与它一道顺流入海,带走活力以作拜别的礼物。灰蓝的光并不那么灼眼,甚至在雨天的滤镜下显得更为柔和,但他依旧疲惫阖眸,连手指都抬不起一根,任由水逐步浸透藏青色的布料,寒意侵蚀着每一寸肌肤。

桐生战兔听见有人踏水而来,一路上毫无阻碍,轻轻巧巧便来到池的中央,投射阴影盖住他的眼睑,减少了光的刺激。他这才裹着倦意睁眼,聚焦视线正视满脸的冰冷与呆滞,鼻尖开始旋转着萦绕起更为强烈的、专...

2018-06-14

》IF。桐生战兔与Evolt一起灭亡。

》龙兔向。遗书。

》BGM-米津玄師-Lemon。

》祝阿酱6.13生日快乐。

…………

……

万丈,我已经无力也没有途径来看到——当你注意到这封信时,你究竟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。也许美空会看到,也许纱羽さん会看到…但总而言之,这对我来说已成为了一件不可能的事,一个我永远都没办法解开的迷题。我自然是有意愿要解开它的,不知结果的谜语充满着令人振奋的挑战性,再者我也是真心好奇着你会产生什么样的反应,情绪的波动是否会被动引发出巨大的涨幅。…不过就如方才所述,我再也没机会打开这道锁了。会开锁的人投入了火海之中,连一点残余的灰烬都没有留下,也算是别样的一...

2018-06-12
1 / 2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